政法文化

你當前的位置是: 主頁 > 政法文化 >

母愛照耀從警路

時間:  2020-01-08 13:27  
記得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期,分配到刑警隊第一個周末的傍晚,我匆匆趕回家,看我穿著警服回來,母親臉上掛滿了燦爛的笑容。趕了20里路,我已疲憊不堪,正要脫下警服,母親說:“讓我好好看看。”母親用手撫摸著我的肩章,粗糙的雙手緩慢地摸到了鮮紅的領章上,她拉著我的衣袖,目光從警帽上移到我的腳下,微笑著,蒼老的眼窩里噙著一滴晶瑩的淚水……
 
每逢周末回到家里,母親總是給我端上一碗熱騰騰的拉面,她的臉上總有溢不完的笑容。
 
鄉村的夜晚異常寂靜;璋档挠蜔粝履赣H給我縫扣子,針線在她手里跳躍著,我陪伴著母親,母親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“兒子,當上警察不容易,你是農村長大的,干什么別嫌臟、別嫌累。”母親長長地出了一口氣,注視了我一陣,又接上說:“抓到壞人,可別動手打人家,只要犯了國法,你就狠狠地罰他。十幾年前有個公安打了人,人家想不通跳水自殺了,最后那個公安也給抓起來了,你那火爆脾氣,我不放心,有機會到城里去,我給你的領導說一下,讓他把你看緊點……”
 
二十多年來,面對犯罪分子我嫉惡如仇,總是不能自已,每每這時,母親油燈下的叮囑又回響在我的耳畔……
 
那年夏天,烈日當空,回家的路上我發現了一名越獄逃犯,我不顧一切地追上去,搏斗中罪犯在我的胳膊上猛砍幾刀。母親得知后趕到了醫院,她漲紅著臉。30個日日夜夜,母親守護在病床前,給我喂飯喂水,夜深了,她在床邊輕輕地搖著蒲扇,像呵護嬰兒一般。出院后,每天早晨太陽剛露頭,母親就陪著我在田間小道上活動手臂,用她那掛滿老繭的雙手拉伸我的胳膊,活動我的關節、手指,母親做得很認真,額頭冒出了汗珠子她仍不肯停下來,我勸她歇一會兒,她總說:“不行,手不靈了咋工作?”
 
田間空氣濕潤、清爽,濃濃的青草味在周圍彌漫,我像一棵小草,沐浴著溫暖的霞光……
 
母親始終關注著我。
 
記得那年公安機關開展“三項教育”使如山的母親和我共同經歷了一次偉大的考驗。
 
我被無情地分離了,懊惱的心緒占據了我整個心靈,我最不敢面對的是母親那歷盡風霜的面孔,外出培訓的日期漸漸逼近,我極度內疚,隱瞞真相告訴母親:“外出學習三個月。”見我情緒低落,母親困惑地審視著,欲言又止……
 
培訓結束回到家里,母親流著兩行濁淚給我端上早已準備好的飯菜,一句話也不說向屋外走去。我明白,母親已經知道了真相,望著母親拖著干瘦的身軀緩慢地向外挪動,我禁不住哽咽了……
 
年底,我捧著鮮紅的“全市優秀人民警察”證書回到家里,母親干枯的臉上又一次流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(敦煌市公安局特巡警大隊 殷長春)
 
 
 
來源:甘南政法網
(責任編輯:薛皓方)
pk10在哪里下注